1. <noframes id="k7q3z"></noframes>

          <label id="k7q3z"></label>
        2. <li id="k7q3z"></li>
          新聞動態
          劉西拉

          培養出為民族強盛奉獻終身的學生是教師最高榮譽
          日期:2019-12-13  來源:學者聲音  閱讀:82767

          “培養出為民族強盛奉獻終身的學生是教師最高榮譽”

          ——記上海交通大學首屆教書育人獎一等獎獲得者劉西拉教授

          【名師名言】

          ■對一個教師的最重要的評價是來自學生,而老師最大的喜悅就是教育出一批能為自己民族的強盛奉獻終身的學生。

          ■當學生畢業后,回答他們在交大印象最深、獲益最大的課程時,會提到我們。

          ■在工程教育中不能僅僅強調創造能力,更重要的是適應能力和合作能力;如果后兩種能力不行,創造能力就等于零,甚至是負號。

          2017年教師節到來之際,劉西拉獲得了上海交通大學首屆教書育人獎一等獎。在交大人看來,這是給劉西拉老師的一個實至名歸的榮譽。

          在交通大學的校園里,劉西拉教授稱得上是一位“明星教授”:這或許是因為劉西拉曾榮獲上海市教學名師的稱號,曾兩次被交大學生網上投票選為“最受歡迎老師”;或許是因為劉西拉擔任過全國政協常委,無論參政議政還是對教育對工程,他都一直以“敢言”著稱……但或許更重要的原因,是劉西拉一直以“讓生命燃燒而不是冒煙”為座右銘、并始終“燃燒”著自己、同時“點燃”著學生,在上海交通大學教書育人的崗位上默默奉獻。

          劉西拉認為:對一個教師的最重要的評價是來自學生,而老師最大的喜悅就是教育出一批能為自己民族的強盛奉獻終身的學生。他說:“我十分珍視教學,視教學為生命”。

          錯過了見父親最后一面

          劉西拉成長在一個教師家庭,他的父親是中國藥科大學的終身教授。父親的會客間里一直掛著趙樸初先生贈送的陶行知先生的名言:“捧著一顆心來,不帶半根草去”。家庭的熏陶讓劉西拉感悟到:教師這個職業是神圣的,講臺是神圣的,培養出能為自己民族的強盛奉獻終身的學生是一名教師的最高榮譽。          

          為了踐行自己作為一名教師的承諾,劉西拉甚至錯過了與父親見最后一面。          

          那是2006年3月的一天,劉西拉父親病重,在南京鼓樓醫院的重癥監護室搶救。為了第二天給學生上課,劉西拉當天晚上惜別危在旦夕的父親,趕回上海,打算上完課就立即回到父親身邊,陪伴父親走完生命最后的一段。第二天一早,劉西拉一如既往地站在講臺上,上完兩節本科生的“土木工程概論”,又接著給研究生上“計算結構力學”,就在第三小節課快結束時,劉西拉的手機開始不斷振動,他預感到不好,破例在課間休息了十分鐘,一個人到樓道看手機,那是弟弟發來的一連串短信,父親的血壓一直在降,最后就病故在這課間休息的十分鐘里……劉西拉心情十分悲痛,幾乎沒有力量再回到教室了,但最后,他還是回到了講臺上,強忍著眼淚和悲痛對學生講述了剛剛發生的事情,同學們都非常震驚。劉西拉說:“我非常非常遺憾在父親最后的時刻,沒能在他的身邊!但我的父親也是一名教師,我相信他會原諒我的,因為他知道,我在上課。”他繼而動情地說:“我父親座右銘是‘捧著一顆心來,不帶半根草去’,他讓我明白,講臺是一個多么神圣的地方!教師是一個多么神圣的職業!希望你們中間的有志青年也會選擇教師這個職業……”他停頓了一會兒,然后宣布:“現在繼續上課……”          

          那堂課,是劉西拉一生中難忘的一節課,也是同學們終身難忘的一堂課。          

          更重要的是“點燃”學生的激情

          “假期的社會實踐,應該把學生們都帶到老區、邊區去,讓他們親眼目睹基層的實際情況,比課堂上講十遍愛國主義都管用。”劉西拉不是一位思政教師,但他和許多專業課老師的觀點是一樣的,那就是:加強思想道德建設、培養有民族精神和時代精神的新一代是關系國家前途的一件大事,也是大學教育“最重要”的內容。正是因為深刻感受到教師的職責所在,劉西拉除了上好自己的專業課,還特別重視大學生的思想政治教育,認為學校的思想教育工作不能全是思政老師的事,專業課程的教學也應該是思想教育的載體,每個任課老師都應該有做思想政治教育意識。劉西拉認為,在當今開放的環境下,“灌輸”的思想教育方法要改進,要從時間、空間上盡量擴大學生的視野,讓學生學會“在比較中鑒別”,從各種活生生的經歷中悟出做人做事的道理。劉西拉常說的話就是“老師們應該加強思想教育的意識,尋找思想教育的載體,減少思想教育的痕跡”。          

          劉西拉身體力行,課堂內容包容萬象。劉西拉的學生們除了記得《土木工程概論》,還記得他在課堂上講過的許多故事:在美國維護個人尊嚴的故事、畢業時服從分配從北京到祖國西南工作的故事、在美國留學因為音樂而讓異域的人們更加了解中國的故事、作為改革開放后公派留學第一對回國的博士夫婦的故事……          

          如今,劉西拉早已過了古稀之年,但仍然“無休止地忙碌”在教學一線。他還參加了“名師工作室”,向所有學生公開電話、郵箱,并不定期為學生開辦講座和座談,成為交大首批五名“名師兼職思政”的一員。          

          校園里流傳的“劉西拉名言”不勝枚舉,但劉西拉也有自己的座右銘:“讓生命燃燒,而不是冒煙”。這句話來自他小時候讀過的蘇聯小說《古麗雅的道路》,一直陪伴和鼓舞著劉西拉。劉西拉感慨:燃燒是一輩子都應該做也可以做到的,但作為一名教師,就不僅自己燃燒,更重要的是點燃學生們的激情。          

          教育改革的核心是要以學生為中心

          劉西拉從教40多年,他認為“教學改革”的關鍵有兩點:第一,是不是從“以教師為中心”的教學回到“以學生為中心”的教學?是不是重視“個性”?第二,是不是把教育的重心從“知識傳遞”過渡到“能力建設”?是不是重視“能力”?          

          劉西拉認為,一流大學的教學不應該“克隆”,應該允許大家通過自己的實踐和摸索,潛心積累,逐漸形成各家不同的獨特風格,體現新時代精神的教學理念。劉西拉認為,一味地靠傳遞知識是不可能教好學生的,教育的重心必須轉到能力建設上來。這就是中國古代所說的“授人以漁”的問題。老師如何在課堂上采取交互式的授課方式?老師如何準備提問的教學筆記?老師如何用最快的辦法和學生在課堂上交流?如何加強對訓練助教和學生都非常有效的“習題課”?考查教學的效果不是看老師在課堂上“灌”了多少內容,而是看這門課結束后學生真正學會了什么?看學生畢業后能否根據學過的知識“舉一反三”?幾年來,在交大教改的進程中,劉西拉開始關注在課堂教學上按“教一、做二、考三”逐步加大難度以提高學生能力的方法。他堅持不搞那些“教三、做二、考一”使大家都“happy”的教學,甚至要頂著一些壓力來堅持自己的原則。在交大任教近二十年,劉西拉教授的“土木工程概論”一直是學生很喜歡的課程,現在這門課已經是上海市精品課程。劉西拉盼望:“當學生畢業后,回答他們在交大印象最深、獲益最大的課程時,會提到我們”。          

          “土”和“木”合起來就是未來

          劉西拉教授是國家一級注冊結構工程師和英國皇家特許工程師。長期以來曾任中國土木工程學會常務理事、中國土木工程學會外事工作委員會主任、中國土木工程學會工程可靠度委員會主任委員,同時又曾兼任英國結構工程師學會(IStructE)副主席。因為專業是土木工程,劉西拉經常自嘲是“又土又木”的人。但若因此就以為他不喜歡自己的專業,那就大錯特錯了。劉西拉的“職業自豪感”相當強烈,盡管他和夫人的對音樂愛不釋手,劉西拉依然會常常強調:“音樂不是我的專業,土木工程才是”“土木工程乍看起來是又土又木,但仔細一看就是未來”。          

          “工程師的責任太大了!”劉西拉對自己的專業非常理解也充滿熱情:“一個科學家進行了100次實驗,前99次都失敗,最后一次成功了,那他是一個成功的科學家,但是對一個工程師來說,99個工程都成功了,最后一次失敗了,那他可能會進監獄。這就是工程師對錯誤的‘零容忍’!”          

          劉西拉非常認同錢學森先生的老師馮·卡門的一句話“科學家是在發現一個已經存在的世界,而工程師是創造一個從來沒有的世界”。他認為在工程教育中不能僅僅強調創造能力,更重要的是適應能力和合作能力;如果后兩種能力不行,創造能力就等于零,甚至是負號!          

          “在工程技術領域中國已經具備了超越西方的條件。”劉西拉認為,中國目前正在從事涉及到十三億人口城鎮化的建設,這與信息技術帶來的新一輪工業革命等同,是整個二十一世紀地球上最重要的兩件事之一。劉西拉強調,國家要建立自己獨立的工業體系不可能離開“傳統”領域的建設,應該把“高科技”的發展和建立強大的工業體系這個“載體”結合起來,讓中國的“高科技”和傳統領域都能達到國際領先地位。          

          劉西拉曾被國家科委任命為國家攀登計劃“土木、水利工程基礎研究”的首席科學家,曾負責起草過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委“結構工程學科發展戰略”研究報告、“工程學科發展戰略”研究報告和中國科協的“2020年中國工程技術發展”研究報告。此外還兩次被中國土木工程學會聘為撰寫《土木工程學科發展報告》的首席科學家。在科研方面發表了論文及研究報告450余篇,著作5部,培養的博士后、博士和碩士過百名。此外,他還曾長期擔任世界工程組織聯合會(WFEO)執委和中國國家代表應邀出席各種國際學術活動,曾去美國、德國、意大利、日、俄、港臺地區等二十余個大學進行講學和交流活動,引起了中外土木工程界同行的重視。          

          【名師名片】

          劉西拉,上海交通大學2017年教書育人獎一等獎獲得者。上海交通大學講席教授。清華大學畢業,美國普渡大學獲博士學位。曾任上海交大建工與力學學院副院長兼土木與建筑工程系主任。國家一級結構工程師,英國皇家特許結構工程師。1985年獲美國土木工程師學會結構科研獎。1994年被國家科委任命為國家攀登計劃“重大土木與水利工程安全性與耐久性的基礎研究”首席科學家。曾當選為北京市優秀教師、上海教學名師、上海市教書育人楷模和上海交大“最受學生歡迎的教師”。

          上一條:楊建民
          下一條:洪嘉振團隊
          分享到:

          版權所有 ? 2014 上海交通大學船舶海洋與建筑工程學院 滬交ICP備05053

          手机播放器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