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為貨幣政策轉向緊縮做準備

      多年以來,美聯儲的貨幣政策目標一直追求物價穩定和充分就業,最近幾年金融穩定也日益受到重視。隨著美國經濟的好轉,全球市場都在密切關注美聯儲貨幣政策何時轉向收縮。這或許是鮑威爾的“諾曼底時刻”,但新興經濟體無疑會視其為“珍珠港”事件。

  美聯儲主席鮑威爾近期稱,去年3月突然降息和隨后的應對方式類似于“敦刻爾克大撤退”,只要“上船、救到人”就行了,美聯儲的措施達到了避免美國面臨最壞結果的目的,而其貨幣政策目標也落腳于重就業、輕通脹。但是,隨著美國經濟的好轉,全球市場都在密切關注美聯儲貨幣政策何時轉向收縮。

  多年以來,美聯儲的貨幣政策目標一直追求物價穩定和充分就業,最近幾年金融穩定也日益受到重視。2020年,突如其來的疫情“天災”迫使美聯儲的政策安排重新洗牌。美聯儲在去年3月初緊急降息50個基點后將利率降至接近0,隨后開動多個計劃直接下場購買,開啟了史無前例的無限印鈔。

  2020年的美聯儲不再“含情脈脈、溫文爾雅”地向市場傳遞貨幣政策調整信號,而是赤裸裸地肆無忌憚地運用儲備貨幣特權的“吃相”,讓全球市場目瞪口呆。鮑威爾采取這些霹靂手段的目標非常明確:美國經濟需要重回強勁的勞動力市場。

  鮑威爾今年春天稱,美聯儲政策框架已經調整,最大化就業是個“廣泛而包容”的目標,不會僅僅為了應對強勁的勞動力市場而收緊貨幣政策。他表示,盡管美國經濟恢復速度很快,但距離強大的勞動力市場仍然很遙遠,美聯儲承諾將“采取有耐心的寬松貨幣政策立場”。鮑威爾當時表示,新冠肺炎疫情導致了至少12個月勞動力參與率自1948年以來的最大降幅,對病毒的恐懼和受影響最嚴重的部門,如飯店、旅館和娛樂場所的就業機會消失,導致許多人退出了勞動力市場。他認為,統計數字低估了經濟最脆弱的美國人面臨的嚴峻就業挑戰。



關于浩信

左邊浩信LOGO
國際品質,百年浩信!